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 > 戏夫之本相奉旨只乞
戏夫之本相奉旨只乞

戏夫之本相奉旨只乞

作者:浅墨恋影状态:连载中更新时间:2019-05-23最新章节:
: 她本是一只三线明星,招惹谁了,被算计,做替身,导致魂飞天边?谁能告诉她为毛会来到这神经病一样的世界,而且总有病的不轻的人?突然冒出个丞相让老娘世袭也就算鸟,可为毛皇上您却想着要把老娘扳弯?老娘是直的,绝对不弯,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行,惹不起还躲不起么?老娘辞官不做了,什么?居然让老娘又去做乞丐?还奉旨.泥玛这是诚心整老娘啊,乞丐、乞丐、乞丐?某女碎碎念,好吧,做乞丐总比被扳弯的好,至少保住了仅剩下贞操,为了贞操老娘——忍! 以下仅有坑娘的对白 某日下朝后,刚上任的某小官员掐媚的小跑追上某只大步离开的脚印,声音亲切,态度诚恳:“史相,晚上有空么?” 正在神游的某只瞬间回神黑脸,史你妹! 某小官员看某只脸色不善,以为是对她的叫法不满意,于是再接再厉:“桂相,下官想.” 还未说完,便被某只毫不留情的打断:“本官有事先走了!”你妹的,没看见她黑线都快下面条了么?要在呆上一刻,她绝对暴走!史相?死相!桂相?龟相!这人就是闲的蛋疼来气她的,不知道她的禁忌就是这名字么?史桂?死鬼!她都快吐血了,真不知道她那娘亲听了信了谁的谗言,给她取了个这样的名字,简直——惨不忍睹! 月黑风高夜猫儿爱月黑风高夜,是最让人喜欢干坏事的夜晚,一拐角的某只阴森的笑着,猫着腰,趴着闯,今夜势必要把小白兔吃了,房间一片黑暗,让某只眼睛看不清楚,唯一的本能摸索着,手掌抚摸到一只洁白的玉手瞬间让她心神荡漾,啧啧,果然不枉她半夜偷偷摸摸的潜进来,一只玉脚不怀好意的踹了踹她的小屁股,让她感觉心都快飞起来了,原来这厮这么,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,慢慢往下,袭击她的平板胸脯,顿时让她想大叫三声,这厮不止还很大胆,不过她喜欢,这世界就是缺少这样的男子,另一只脚慢慢的不老实,她也很坏心的夹住,长夜漫漫,何必着急! ‘吱呀’一声,门开了,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与身边的人又说有笑,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,那个才是她的小白兔,她这身边的又是谁? 灯光一亮,某小白兔惊讶的看着她:“你到我房间里面来干什么?” 某只现在才看清楚刚刚自己准备的‘小白兔’嘴角抽搐,这哪里是一只‘小白兔’明明就是‘四只大灰狼’,她看着他们似笑非笑的眼神,咽了咽口水,总不能告诉他说她是来他的吧! 尴尬扯扯嘴角:“我.” 小白兔神经大条一拍大脑:“你们是有事情找我?” “她来是想吃了你!”某只大灰狼很不客气的揭穿某只女的阴谋。 小白兔皱眉:“吃我?” “.”要不要那么直白啊,她的颜面何存!尴尬笑笑:“呵呵,你不要听他们.” 小白兔不耐烦打断:“宽衣解带躺床上!” 什么?她耳朵没有出毛病吧?这还是她一心的小白兔么?怎么感觉被人带坏了呢? 众男挑眉,居然比他们还狂,想起身教训某只小白兔,可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?怒目相瞪:“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手脚了?” 某只小白兔轻抬眼眸:“只是给你们下了点软禁散,不想你们破坏我的洞房花烛,仅此而已!” 某只听到后鸡冻得无法言语,哇咔咔,原来小白兔早就喜欢她了,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那么可爱呢?不过也不枉她为了他特意爬窗了。 咳咳,各位看官请不要以正常思维去看这个世界,本文男女身心干净,男女皆不弱,以女尊国为背景,女主本想清清静静过此生,奈何天不遂人愿,奉旨行乞,且看女主如何在行乞过程中抱得美人归,本文一女男,纯属娱乐,请勿模仿! 太后娘娘,节操何在 链接:链接: 分享书籍《戏夫之本相奉旨只乞》作者:浅墨恋影